傅苹造假事件调查结果

美籍华人、苏州大学中文系78级学生傅苹近日出版回忆录《弯而不折:一命两世界》(Bend,:),并在书中提到,她在校期间曾受到“手指检验”是否怀孕、被学校官员逮捕和审讯等不公正待遇,引发境内外媒体广泛关注。

傅苹造假事件调查结果

记者连日采访苏州大学相关部门负责人、当事老师和同学等发现,傅苹回忆录的多处表述和事实不相符合,有辱国家形象和学校名誉,引发相关人士的极大不满和愤慨。

  学历造假提前退学未获毕业证书和学位

傅苹在多处地方均介绍自己是苏州大学学士、硕士和南京大学博士。苏州大学新闻中心主任陈进华表示,傅苹于1978年9月进入江苏师范学院(苏州大学前身)学习,专业是中国语言文学。在读期间,多次无故旷课,违反学校学籍管理规定,影响恶劣,学校曾于1981年10月给予其行政记过处分。后来因某种原因,应傅苹本人和她母亲的强烈要求,于1982年3月16日办理退学手续。经向南京大学查证,南京大学博士毕业生中没有傅苹的名字。

“她未获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更不用说硕士学位了。”傅苹当年的班主任倪均强告诉记者,傅苹在校期间有表现好的一面,如思维敏捷,爱好写作;但也表现出自由散漫的一面,多次旷课,也曾夜不归宿。

傅苹在回忆录中还提到,她在校其间曾发表了一篇论文,探讨中国在计划生育政策下杀害女婴的行为,引发官方媒体巨大回响。倪均强老师说,中文系毕业论文都是以文学和语言学为研究对象,不会涉及“杀害女婴”这一涉及社会学的内容,且毕业论文的题目和内容是需要指导老师同意的,没有老师知道她写过这一论文。

  经历造假“受到人身迫害”纯属捏造

傅苹在书中提及,在其就读期间参加“红枫社”并担任社团杂志主编,因发表文章而被学校官员逮捕和审讯。

“红枫社只是10个同学自发组织的写作兴趣小组,活动了一年就因为大家兴趣转移而不了了之。”红枫社社长汤哲声教授说,当时红枫社主要开展采风写作、定期出版刊物等活动,根本不涉及政治,也没有任何人因红枫社受到逮捕或迫害,况且,学校也没有逮捕学生和审讯学生的权利。

另外,傅苹写到,作为红枫社成员,她曾受到邓小平接见。陈进华说,“这完全不是事实。试想如果真有这样的事,当年江苏师范学院肯定会有记录并进行大力宣传的。”

傅苹在书中还说,在学校期间,女生都要接受学校官员的“手指检验”,以判断是否怀孕。“这纯粹是歪曲捏造。”傅苹当年的同学郭明蕴老人说,当时班里好几个女生都已经当了妈妈,她当时也有了第一个孩子,根本不存在所谓“手指检验”是否怀孕的情况,“这种捏造事实的行为是对当时所有女生的侮辱。”

傅苹还在书中提到,1982年秋天,她“走在校园里,为毕业做着准备,忽然有人从背后悄悄靠近我,用黑色的布袋套住我的头&;&;并把我押上附近的一辆车”当时的班主任倪均强说,事实上,傅苹于1982年3月就退学了,怎么可能于1982年秋天还在校园里准备毕业论文呢。“当年是包分配工作的,即便是她的同年级同学,1982年的秋天也都早就毕业离校去工作了。”

傅苹回忆录中的诸多不实表述,引发了很多相关人士的极端不满。傅苹的同学胡振芳老人说,“原来听说她在美国取得了很好的学术和经济成就,大家都很替她高兴。没想到如今她会这样造谣,让人痛心!”

“几年前,傅苹曾回到苏州,请我们几个同学喝茶,当时她就大谈当年在学校受到迫害,我实在听不下去,愤而离席!”傅苹的同学王家伦说。

  如不道歉学校将在中美两国提起法律诉讼

7月20日,苏州大学举行媒体集中采访活动,公布傅苹造假事件的相关证据,呼吁傅苹能够深刻认识并彻底纠正自己的谎言,撤回回忆录中的不实之词,停止宣传《回忆录》的演讲和采访,并向受到伤害的相应人员和机构(包括苏州大学在内)道歉,“傅苹虽然没有在苏州大学毕业,但毕竟是在学校学习过的校友,从关爱校友的角度出发,从维护学校的声誉出发,还历史的真实面目为最佳解决方案。”陈进华说。

苏州大学日前发布的官方声明称,如果傅苹不能够回应苏州大学的上述要求,苏州大学已经在起草律师函件,律师函将直接寄达傅苹本人,要求她对损害苏州大学名誉的行为进行公开道歉和必要的赔偿。同时苏州大学将在中美两国的报纸和网站上发布致傅苹的公开信,要求傅苹撤回自己的谎言并道歉。如果傅苹拒不理睬上述要求,苏州大学将在中国和美国两国对傅苹提起法律诉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