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R与SCI、SCIE期刊三者的区别在哪?

SCI/SCIE是个事实型数据库,就是些被收录期刊自身的事实(主要是参考文献,还有题目、摘要、啥啥啥的字段)。这个事实型数据库,是坚持严格选刊的,其依据也很简单,就是文献学界认可的布拉德福定律(Bradford‘s law,各种翻译都有)。有点像80/20法则之类吧

JCR与SCI、SCIE期刊三者的区别在哪?

SCI和SCIE的区别在于,前者出现很早,最早是纸质版本的(中国有些图书馆依然收藏),后来是各种载体的,现在是光盘的;后者出现较晚,是网络版本的,是基于ISI Web of Knowledge平台上的Web of Sciences的。二者在选刊上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而光盘版必然会渐渐被淘汰(今年就淘汰了JCR的光盘版),网络版也必然会越来越流行,所以现在通常说的SCI收录,就是SCIE收录;SCI文章,也就是SCIE文章。中国乃至世界相关机构的统计分析也多用SCIE数据,也习惯性称为SCI数据。

没有分析SCIE和SCI之间的对应关系,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验证一些,SCI的期刊应该都在SCIE中。二者的数量均相对稳定。均有少量调整,增加,或者剔除。这个名单也是实时调整的。

JCR是基于SCIE的分析型数据库(其SS版本,对应SSCI数据库),是年度的,一年出一次。所以,从这个意义上,JCR的期刊和SCIE的期刊就没法一一对应。另,由于计算JCR的数据需要一种期刊的历史数据(这自然需要一定时间段),所以新被收录的期刊一般没有影响因子。这个时间段多长呢?其实不是从收录时间算的,是从收录的期刊的起始卷期开始算的。例子:A刊和B刊均2018年被收录,但是A刊收录文章从2017年的第1期,B刊收录文章是从2018年的第1期,这样JCR2019(2020年6月19日发布)就有了A刊的影响因子,但是没有B刊的(因为计算B刊2019年影响因子需要其2017年的数字)。由于相关数值时按照年度计算的,所以从收录时间看,有的会达3-4年才有影响因子。比如2018年4月开始收录C刊,从2018年第2期(假定是季刊)开始收录,这样要到2022年6月公布影响因子2021时才会出现C刊的影响因子。这个时间是4年多了。这是SCIE期刊比JCR多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引,前面有博文提到,此处不再介绍。

通常,JCR的期刊均是SCIE收录的,但一类期刊例外,就是有些期刊被剔除了,但JCR统计数据完整,所以依然可以看到。一个旁证是SSCI的一个期刊CHINESE EDUCATION AND SOCIETY ,2020年被SSCI数据库剔除,所以到SSCI收录的期刊中查,找不到的,但是JCR2019版(2020年6月19日发布)依然存在,影响因子为:0.131。感兴趣的研究者(我不是,呵呵)可以到SCIE中找到被剔除的期刊,同理,可以发现这样的期刊在JCR2009中一样存在。

结论可以是:

1.SCI比SCIE期刊少,但一般意义上SCIE就是SCI,通用了;

2.JCR的期刊一般是SCIE期刊,主要由于统计数据需要时间段的原因,JCR的期刊比SCIE少;

3.存在个别期刊在JCR中有数据,但SCI被剔除了已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