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2019年2月19日,北京电影学院发布关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等问题的调查进展情况说明,宣布撤销翟天临博士学位,取消陈浥博导资格。
因此,2019年被网友戏称为天临元年,而今年就是天临三年!!

如今翟天临发微博了:

我知道写论文的过程挺难的,如果骂我能帮助大家缓解论文季的压力,那我觉得被骂也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希望大家文明宣泄,宣泄完了加把劲儿,加油!保过(保佑过)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每年一到毕业季,有一个人的名字深深烙印在广大毕业学子的脑海里,反复被提起(被骂)。

对,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翟天临。他的黑粉,被称为学历最高的粉丝群体(至少本科)。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2019年,翟天临在微博发布了自己被北京大学博士后科研站录用,成了一位光荣的北大博士后研究员。而后,翟天临在一次直播中,网友表示想要看翟的论文,问其在知网能否搜到,但是翟却反问“知网是什么东西”,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个博士后居然不知道“知网”,网友纷纷炸锅,舆论越来越发酵,在网上掀起惊涛骇浪。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翟天临被扒了个遍,以致于在后续的调查中,北大博士后没了,北电博士学位被收回,硕士论文疑似抄袭陈坤的本科毕业论文。甚至高考分数也存在虚报嫌疑,考三百分报六百分,中学被曝交钱就能上,小学在日本待5年也没学会日语,最终燃烧自己,点亮整个北电学术界,也为毕业论文查重事业做出巨大的贡献。

自此之后,因为他,每年的毕业生多花几百甚至上千的查重费不说,还要熬夜改论文。甚至微博专门成立了超话#翟天临 睡了吗#。截止小编发稿,话题的阅读次数已经达到了73.7万,讨论次数达466次。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他们总会亲切关心翟天临的睡眠状况。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这个话题的火爆程度,我给大家截几张图看看。

有质问翟天临的:翟天临,你睡了吗?你睡得着吗?你睡得好吗?你知道查重多贵吗?你知道降重多难吗?……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也有埋怨的:明天早上八点答辩,刚查完重,已经可以不用战斗了,去改格式了。翟天临,我讨厌你。结尾部分,不忘问候一下,翟天临睡了吗?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更有改毕业论文,改得身体不适,小腿发胀,肩酸背僵眼睛疼的。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翟天临元年:论文原来挺难

不知道翟天临看到这些会是什么感受,还能不能真的睡好觉了?翟天临的微博现在很少更新,但下面的评论却一点不少,也是妥妥的一片哀鸿遍野。就像网友说的:不会有人年年骂翟天临,但是肯定年年有人骂翟天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