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近日,多家网络媒体报道:南开大学硕博连读生被校方退学,白熬5年博士生涯,然而网上对此事说法不一。

下述为相关媒体报道:

在向导师下跪后,杨涛的复学申请也未能通过,学校不仅对他做了退学处理,还注销了其苦熬近5年的博士学籍。这位南开大学的硕博连读生,一下子变成了本科学历。

他此前的教育和家庭背景令人羡慕。从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杨涛考上南开大学,父亲是高级经济师,母亲为高级工程师,连外公、外婆也都上过重点大学。

可这位1990年出生的男生,社交能力很差,母亲说他情商低,不会处理各种关系。好在,杨涛的学习成绩不错。

然而,在距博士毕业还有几个月时,杨涛的命运发生转变

博士毕业前夕,杨涛去了新加坡一所大学进行科研实习,南开大学因此让他休学半年,当他半年后返校申请复学时,相关负责人却迟迟不签字,论文答辩也被搁置了。

经过数次交涉无果后,学校一纸决定将杨涛“自动退学”。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南开大学对杨涛做出的退学决定。受访者供图

得知博士学籍也被注销后,杨涛起诉了南开大学,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讨回学籍,可一审、二审都败诉了。法院未对案件本身进行审理,只是说他超过了诉讼时效,并以此驳回案件

今年5月,杨涛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简称天津高院)申请再审,法院受理后,至今还未正式立案。7月23日,法官告诉杨涛的母亲徐玲:“我们还在研究。”徐玲称,法院人士私下认为,南开大学在处理杨涛退学的程序上“确实有问题”

两名博士生互殴后,有一人被安排到外校做实验

吉林长春人杨涛,是家中独子,由于年少时患过两次心肌炎,父母只希望他能平安成长,对学业要求并不高。可杨涛学习很好,尤其是理科,曾在全国性数学比赛中多次获奖。

他是用学习掩饰自卑。”徐玲说,儿子身高才一米六五,性格内向,连女朋友都还没交过。她和丈夫一直希望儿子日后能去做学术研究,远离那些职场纷争。

杨涛高中是在“全国百强中学”长春十一中度过的,2009年高考考了599分,超出吉林省本科一批录取分数线60分,被北京科技大学应用物理专业录取。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大学之前,杨涛的部分获奖证书。受访者供图

2013年本科毕业后,杨涛又考上了南开大学泰达学院的“凝聚态物理”硕士研究生,导师是一位姓曹的教授。这个专业就业面较窄,一般情况下,除了教学就是去科研单位。

杨涛刚上硕士研究生时,就打算毕业后去国外读个博士,所以学习非常刻苦。

“研一下学期,曹教授提出让我上南开大学的硕博连读,他仍是我的导师。”

杨涛说。但他和导师关系恶化,也是从读博开始的

2015年5月28日,杨涛被南开大学泰达应用物理学院录取为“材料物理与化学”博士学位研究生。如果各方面达标,他预计能在2018年6月申请毕业,彼时才28岁,或许有更多的人生机会。

不过,因是硕博连读,杨涛只能在博士毕业后拿到博士学位证书,其间无法取得硕士学位。

在读博第一年,杨涛还算顺利,他大多时间待在“光催化实验组”做实验。导师也比较相信他,不仅把工作邮箱密码给了他,还让他管理过实验室钥匙。

杨涛有个同校的延期博士师兄名叫兰晓龙,此后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围绕着他俩。

据杨涛介绍,兰晓龙因不会计算论文中的有些数据,去找导师帮忙。导师本来把这个任务安排给同组的于某某,但于推给了杨。

他说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兰晓龙的实验和数据对上,“他让我凑数据,我拒绝后,我们开始结仇。”杨涛说。

但此事在兰晓龙口中则是另种说法。据兰介绍,实验组每个人分工不同,杨涛负责给所有人算数据,别人帮他其他事,“最后用什么资料,都是导师说了算。”

2016年9月,两人又因琐事发生矛盾,彼此还动了手。杨涛说,兰用擀面杖打了他的头。兰晓龙称:“是他攻击我,被我夺抢过来了,完全是自卫,后面他还用了铁椅子。”

总之,关于这次打架,两人各有说法。但这场争斗并无留下视频证据,警方也没介入,所以到底谁在说谎,目前很难断定。

事情发展到此,杨、兰的问题,只停留在同学矛盾层面,但此事过后,给杨涛留下极深的怨恨。

到了2017年春节,杨涛没回家过年,刚过完正月十五(阳历2月11日),他突然从天津返回长春对父母说,导师让他到吉林大学进行联合培养,博士答辩时再回去。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吉林大学。受访者供图

想着儿子还有一年多就毕业了,而且在家门口做实验,父母就没特别当回事儿。

不过,徐玲还是问儿子:“南开大学那边同意吗?”杨涛告诉母亲:“导师说手续都办好了,学校不同意的话,我怎么可能出来?”

至于导师为何让杨涛去联合培养,曹教授未回应采访。兰晓龙的说法是:“他在学校表现很差,害怕干出格的事,才给弄到吉林大学。

不过,“表现很差”的杨涛是学校2016年—2017年度的优秀研究生,还领了15000元奖金。

大约刚过完元宵节,杨涛就去了吉林大学一个重点实验室内做实验。

联培期间,杨涛还以第一作者身份,在“《第十九届全国光散射学术会议摘要集》2017年”中发表学术论文。该论文其他作者,既有他在南开大学的导师曹教授,也有吉林大学的联培导师。

论文作者的署名单位是“吉林大学超分子结构与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南开大学物理学院”。

值得注意的是,杨涛在南开大学联培期间,学校并未让他办理休学。可后来发生的事,断送了他的博士之路。

发现导师“学术造假”,实习期间被要求休学半年

2017年7月下旬,杨涛意外发现了一封《影像科学与光化学》杂志社的退稿邮件,该杂志由中国科学院主管,属于“化学类核心期刊”。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影像科学与光化学》的退稿信息。受访者供图

退回的稿件名为《不同长宽比的金纳米棒的非线性光与性质研究》,该论文共6名作者,第一作者是兰晓龙,最后一位是曹教授。

从退稿信息来看,杂志社在2017年6月13日收到稿子,6月23日编辑部初审时,发现该论文“思路比较清晰,但是缺乏重要参考文献,关键部分讨论逻辑性有欠缺,希望作者好好修改。”

如果仅仅是这些问题,倒也不是原则性错误。但外审专家审完论文后提出,稿件中所有试验结果,已经发表在一篇名为《金纳米柱的可控制备及其光学非线性性质》论文中。

《金纳米柱的可控制备及其光学非线性性质》作者名为董江舟,董当年发表该论文时也在南开大学物理学院。而被退稿的《不同长宽比的金纳米棒的非线性光与性质研究》6个作者中,第三作者也是董江舟。

《影像科学与光化学》外审专家表示,后来那篇论文的所有试验结果,已经发表在前述论文的文献中:“该稿件选用了其中的3个样品,所有数据和图表基本相同。”

外审专家指出,《不同长宽比的金纳米棒的非线性光与性质研究》是《金纳米柱的可控制备及其光学非线性性质》文献的英文版。

对此,《影像科学与光化学》编委会复审后,建议杂志社退回稿件。退稿信息,恰巧被杨涛知晓。杨与兰本就有矛盾,他看到这一信息后,马上将其发到网上。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南开大学。来源网络

杨涛说,他本只想让同学们知道兰晓龙“学术造假”,却忽略了导师的姓名也在论文里。他不知道这个举动,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对于“学术造假”一说,兰的解释是杨涛在造谣:“是我们写作时没认真审查导致的,我们早就主动给学院做了汇报,学校也有调查结果,况且并没发表”。为此,兰晓龙和曹教授都有过自省。

杨涛将该事情发到网上后,并未引起波澜。

2017年9月,是杨涛在吉林大学的第7个多月。彼时,他在吉林大学的联培导师,推荐其到新加坡一所大学进行科研实习,“我当时没啥事了,就等着回去答辩,而且已经发表了毕业答辩所需的两篇SCI论文。”

所以,杨涛就想去国外待几个月开开眼界。

他将出国的事告诉了曹教授,“导师非常生气,让我办理休学手续。”杨涛非常疑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吉林大学联培时不用办休学,为何去新加坡就得办。”

而《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规定了6种情况才能休学:

(一)因病经校医院或指定医院诊断,同一学期内需停课治疗、休养累计超过45天的;(二)同一学期内请假累计超过45天的;(三)应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含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四)自费留学的;(五)经学校批准休学创业的;(六)因其他原因不能坚持正常学习,导师和所在院(系、所)认为必须休学的。

杨涛认为,自己的情况不在休学规定中。所以,他直接去了新加坡。

那时,杨涛的父亲杨光也不想让儿子办休学,因为休学不仅要停发每月2000元的博士津贴,还得延期毕业。因此,他只拿了请假条去了天津。在学校,经过几次协商,有领导还是建议办休学。

杨光只好领了一张空白的《南开大学研究生休学审批表》,但当时杨涛已经去了新加坡,本人无法签字。

于是,杨光带着表格返回长春。他从别的材料上,找到儿子一个签名,然后用剪刀将名字部分剪下贴到申请表上,最后将这个签有“杨涛”名字的申请表,反复复印了多次,直到看不出剪贴痕迹。

2017年10月16日,杨光把该申请表扫描件通过邮箱发送出去,他申请的休学时间为2017年10月2日至2018年2月25日,总时长4个多月。

理由是去“新加坡相关大学进行科研实习”。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杨涛父亲递交的申请,以及学校批复的休学。受访者供图

2017年10月23日,曹教授在导师一栏签了名字:“原则上同意该生休学,鉴于目前该生不与导师联系,导师对其出国信息不明,目前尚缺乏其出国的佐证材料,具体情况请学院与其联系确认,是否补齐相关材料请领导决定”。

杨涛的出境记录显示,他那段时间确实去了新加坡。

10月31日,孔副院长在申请表签下“同意”二字;11月6日南开大学研究生院一熊姓主管领导也签字:“同意休学半年”。所以,杨涛的官方休学时间为2017年10月2日至2018年4月2日,总时长为6个月。

但该申请表中,关于“校医院主管”为空白,也就是说,杨涛的休学审批,并未走完所有程序。

申请复学反被退学,签字问题一直卡着

得知父亲替自己申请休学后,杨涛大为恼火,可也只能接受。

2018年3月,杨涛从新加坡回到国内,他要赶在4月2日休学结束后申请复课。因为按照《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第二十八条规定:“休学期满后15日内应向学校提出复学申请。逾期未办者,除因不可抗力等正当事由外,视为自动退学。”

杨涛在4月1日去了天津,并在休学最后一天4月2日的中午12点39分,给孔副院长发邮件:“我准备马上申请复学,请问今天在哪可以找到您签字。”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2018年4月2日,杨涛向院领导询问复学一事。

据杨涛自述,孔副院长让他先找导师签字,于是,他先打印了一张制式的《南开大学研究生复学申请表》,拿着去找曹教授。

“导师说什么也不给签。”杨涛称,他以下跪相求后仍没成功,“他让我从网上申请,将申请表交到物理学院办公室刘某邮箱中,我只好回去准备。”

但在4月3日,刘某给杨涛父亲发邮件说:“目前大家觉得他的状态不太好,您看能不能带他去医院看一看,如果没事儿最好了,如果医院能出具他没问题的话,后续复学工作也会好做一些。”

刘某所谓的“状态不太好”,家人不知道什么意思,他们也没带儿子去检查。

后来,杨涛先按要求发送复学申请。

到了4月12日12:41分,杨涛又用电子邮件给刘某发送复学申请表,并附言:“复学申请给您发过去了,我之前用的打印机不太好使,所以表格显示的不全,麻烦您帮着重新打一份。”

依据《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杨涛应在2018年4月3日至4月17日间申请复学。邮件证据显示,他并未超期,但有相关人士拒绝签字。

5月13日,杨涛用邮件问孔副院长:“麻烦您帮一下忙,让我尽快复学,否则我达不到修业年限,下学期也赶不上答辩了。”

5月14日,孔副院长邮件回复说:“正如我在微信中所讲,我们为你的复学做了大量的工作,目前已经征得研究院同意,本学期复学,下学期安排答辩,这件事你可以放心了。”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2018年5月14日,学院领导说杨涛可以复学了。

看着这封邮件,杨涛非常开心,他回道:“非常感谢您的帮助,只要让我复学我就满足了,我保证复学后不会给您添一丁点麻烦。”

但杨涛高兴太早了,复学申请还是无人签字。

双方僵持到7月9日时,眼看着“本学期”就要结束了,杨涛又给孔副院长发邮件:“希望学校体谅博士们,博士生远远穷于同龄人。”可签字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这让杨涛几乎崩溃,情绪也变得不稳定。7月10日,他给孔副院长发邮件说:“我已经恳求过曹老师很多次了,我这几天复学,得到助研津贴和博士论文奖励,会听您的安分守己,绝不节外生枝。不然一个复学不了比清洁工都穷的人,什么都干得出来。”

7月12日,杨涛给孔副院长等人发邮件:“我已经失眠几个月了,我用刀划过自己好几回。”

整个过程下来,无论他说什么,签字问题始终卡着。

令杨涛没想到的是,在提出复学9个多月后,他不仅未等到复学,反而等到了退学,“我也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学院对杨涛的退学通知。受访者供图

2019年1月14日,南开大学研究生院培养办公室对杨涛做出了2019第001号《退学决定书》,称根据《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第28条规定,“经主管领导批准,按照自动退学处理。”该规定内容是“休学期满后15日内应向学校提出复学申请”。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第28条。截图来自南开官网

2月27日,“泰达应用物理研究院”给杨涛发去电子邮件:“请尽快到校办理退学离校手续、领取退学决定书。”

一开始,杨涛没注意到这封邮件,直到19天后的3月17日才看到。当天,他回复说:“少在这不要脸,我去年4月份就办完复学手续了。”杨涛还在邮件里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另据《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规定,该校研究生退学的话,“由本人或导师提出书面申请,院(系、所)在充分调研基础上提出初步意见,送研究生院审查后,由校长会议研究决定。”

“我不可能申请退学,那只能是导师瞒着我干的。”杨涛说。

其实,南开大学还有个规定:“学校对退学研究生出具退学决定书并送交本人。”但该校让杨涛自己去领,而他拒绝了。

起诉南开败诉,他称自己只有一个“死去”的博士梦

再后来,杨涛复学彻底陷入僵局。

2019年7月份左右,杨涛开始向南开大学相关部门举报有人“套取科研经费”。但此事波及到一个直系亲戚的同事,“亲戚觉得脸上挂不住,就让我丈夫给南开大学写了个道歉信。”杨涛母亲说。

父亲杨光在道歉信中称:“他胡说八道对学校师生造成伤害,我深表歉意……此事有可能牵扯到于某某、兰某某、颜某、钟某某、刑某某、曹某某、孔某某等师生,在此道歉。”

事后,杨光表示,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想给孩子复学留条后路,属于被逼无奈。

到了2020年5月14日,杨涛无意登录学信网时,发现自己的博士学籍,早在《退学决定书》下达的2019年1月14日就被注销了,学历成为本科状态。这对读了几年硕博研究生的杨涛来说,实在无法接受。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杨涛的博士学籍被注销。截图来自学信网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杨涛在南开大学的硕、博信息。受访者供图

随即,杨涛在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简称南开区法院)起诉了南开大学,要求法院“撤销被告注销原告学籍的行政行为并恢复原告学籍,撤销被告对原告作出退学的行政行为”。

就在案件开庭前一周,杨涛才从南开大学向法院提交的证据中,见到了那份《退学决定书》。同时,他又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第二份“休学申请”。

“这份休学申请,也是我传的空白版,但内容发生了变化。”杨涛父亲说。

证据显示,“杨涛”的这份休学申请起止时间为2018年2月26日至2018年10月2日,总休学期为8个月。《南开大学研究生学则》则规定,休学时间“一般以半年为单位”。

而这份休学申请的理由,仍是到新加坡进行科研实习,可杨涛早在2018年3月就回到国内了。令人不解的是,申请表中研究生院主管领导一栏无领导签字,校医院主管一栏,却出现了校领导的签名。

一审期间,南开大学的主要观点是,他们在2019年2月27日,通过邮件将决定书的内容告知了杨涛。学院并根据杨涛在3月17日回复的那封“不要脸”邮件认为,杨涛“应当知道上述决定内容”。

“决定内容和决定书是两回事,他们至今没给我送达决定书。”杨涛表示。

法院也认为,杨涛最晚在2019年3月17日知道了退学决定内容,根据法律规定,他应在1年内起诉南开大学,也就是2020年3月17日前,杨涛却晚了两个月起诉。

所以,南开区法院未对该案实体部分进行审理,而是直接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通过裁定方式将案件驳回。

杨涛不服,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天津一中院)上诉。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天津高院再审受理通知。受访者供图

在二审还在进行时,杨涛的父母多次到南开大学门口,欲找领导进行反映,但连校园都没能进去过,最长一次,他们在南开大学门口站了7天。这两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还曾选择在校门口下跪、躺倒等方式抗议,但都无济于事。

2020年12月1日,天津一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通过司法渠道没成功后,杨涛开始在网络发帖,并点名批评导师以及兰晓龙等人;后来网上也出现了攻击杨涛的帖子,称其“抄袭被开除了”。

杨涛还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简称天津高院)申请了再审,今年5月7日,该院受理了案件,截至记者发稿,依然没正式立案。

日前,记者从天津高院人士口中得知,该院几乎未审理过类似案子,他们甚至还不清楚应由法院审理,还是找教育主管部门申诉。

这位法院人士指出:“此事不是一个人的错,双方都有问题。”杨涛的母亲坦承,儿子确实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可不至于注销学籍:“况且,他们的退学依据根本不成立。”

记者多次联系校方,但涉及此事的南开大学人士,均未接受记者采访。孔副院长则给了记者两个电话号码,让记者直接联系校宣传部。记者拨打这两个电话号码,均无人接听。

眼下,杨涛大多数时间待在吉林省,性格内向的他,除了帮别人做些编程的活儿外,大多在酒店打零工,头发几乎掉完了。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南开大学退学博士杨涛。受访者供图

“现在很尴尬,我虽然有本科学历,但我32岁了,谁会愿意要一个非应届的物理专业大龄毕业生呢?”杨涛说。

当初与他积怨颇深的兰晓龙,目前在四川绵阳做基层公务员,他谈及此事也是满腔怒火。在兰的描述中,杨涛是一个“人缘很差、心思极重的人,他才是真正的学术造假”。

毕业几年了,兰晓龙称自己一直活在杨涛的阴影里,杨不仅把他的家庭电话、身份证发到了网上,还频频发邮件辱骂自己,并经常报警说其“吸毒、涉黑”等。

“我都被警察弄走几次测毒了,组织部门也找过我多次。”兰晓龙说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这个人你们可以多挖挖,能超出你们的想象。”

“我能有什么呢?”杨涛说,他只有一个“死去”的博士梦。

(文中杨涛、杨光、徐玲、兰晓龙为化名)

然而,对于此事,知乎上则几乎是一边倒批驳上文中的杨涛,此事似乎陷入了罗生门。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向导师下跪,被强制退学,5年博士白读,这其中双方究竟孰是孰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