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真菌”爆发!致所有抗生素均无效,具有多重耐药性!

对多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超级细菌”感染,往往发生在那些接受了抗生素治疗的患者身上。但是近日,美国报告了首批“超级细菌”人际传播病例,表明这类细菌可能已在美国医疗机构传播扩散。

“超级真菌”爆发!致所有抗生素均无效,具有多重耐药性!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于当地时间 7 月 23 日发布的一则公告称,今年早些时候,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得克萨斯州两地的长期护理机构和医院的患者中发现了具有耐药性的耳念珠菌(Candida auris),而这些患者都没有接受过抗真菌药物治疗。两地的病例同时发生且相互独立,但是处于同一地区的患者之间曾经使用相同医疗设施。

多重耐药性

耳念珠菌最初于 2009 年在一名患者的耳道分泌物中被发现,所以它的名字来自于拉丁语的“耳朵”一词,但它也可能在人体的各个部位定植,包括鼻孔、腹股沟、腋窝和直肠。健康人可能携带这种细菌而不出现症状,但如果人体免疫力低下,它就可能侵入血液和伤口,感染风险最高的人群是在养老院或医疗机构中接受护理、身上插着各种导管的人。耳念珠菌侵袭性感染的死亡率大约在 30%~60% 之间。这一数据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是因为病例数量较少,并且许多患者自身患有较严重的疾病。

耳念珠菌通常具有多重耐药性。美国 CDC 将用于治疗侵袭性感染的抗真菌药分为三类:唑类(azoles)、多烯类(polyenes)和棘球白素类(echinocandins)。目前,对唑类和多烯类有耐药性的细菌已经相对普遍,但只有约 1% 的感染对棘球白素有耐药性。耳念珠菌中大约三分之一的菌株对两类抗真菌药物耐药,一些菌株甚至对以上三类药物都具有抗性。

“超级真菌”爆发!致所有抗生素均无效,具有多重耐药性!

健康人感染耳念珠菌的病例目前还极其少见,但它对住院患者而言仍然是严重的威胁。由于耳念珠菌容易在医疗保健机构中暴发,在住院患者中快速识别耳念珠菌感染非常重要,以便医疗机构采取专门的预防和隔离措施,阻止其传播。

但是,耳念珠菌用标准的实验室方法难以鉴定,它没有容易识别的、区别于其他念珠菌的表型特征,这为医疗机构及时干预造成了困难。目前常用的鉴定手段主要包括基质辅助激光解吸离子化飞行时间质谱仪(MALDI-TOF MS)鉴定,以及基因组测序。

紧急威胁

据美国 CDC 公告,此前也发现过对所有三类治疗都耐受的泛耐药性(pan-resistant)耳念珠菌菌株,但感染者都是曾接受棘球白素类药物治疗的患者,而今年发现的这些患者都没有接受该药物治疗。

据公告信息,2021 年 1 月到 4 月期间,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发现了 101 例耳念珠菌感染,其中 3 人携带泛耐药性菌株,他们都患有其他严重疾病,在一家长期护理机构接受治疗。而得克萨斯州在同一时期发现了 22 例感染,其中 2 人携带泛耐药性菌株,5 人携带对棘球白素和氟康唑(fluconazole,一种吡咯类广谱抗真菌药)都具有耐药性的菌株。目前没有发现两地病例中存在流行病学的关联。据《达拉斯新闻晨报》(The Dallas Morning News)当地时间 7 月 23 日报道,得克萨斯州感染耳念珠菌的患者中已有 4 人死亡。

CDC 公告的合著者 Meghan Lyman 对《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表示:“令人担忧的是,面临感染风险的患者,不再仅限于已经发生感染并接受了药物治疗的少数人。”

如果感染了泛耐药性菌株,患者只能接受多种抗生素组合大剂量治疗。“如果你要设想一个抗药性病原体传播的噩梦场景,那就会是这样。”美国弗吉尼亚州匹兹堡医疗保健系统(Pittsburgh Health Care System)的传染病医生 Cornelius Clancy 告诉《纽约时报》,“无法治愈的真菌感染将对免疫功能低下的器官移植受者和重症监护病房的重症患者构成严重威胁。”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NYU/Langone Health)的流行病学家 Michael Phillip 表示:“我们需要在监测和感染控制方面做得更好,尤其是在将患者分组的时候。我们当然应该关注耳念珠菌,但同时也不能忽视更大的图景,因为还有很多其他抗药性细菌值得关注。”

目前,美国 CDC 将包括耳念珠菌在内的 5 种耐药菌列为紧急威胁(Urgent Threats),还有 11 种细菌被列为“严重威胁”(Serious Threats)。而新冠疫情还将为对抗耐药菌增加更多的变数:因为新冠住院、需要依靠呼吸机呼吸的患者,感染耐药菌的风险也大大增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