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ssci期刊的发表难易度,你这么看?

对于ssci期刊的发表难易度,你这么看?

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中国科学界就开始借助SCI、ISTP、EI等国际通用的检索系统,统计分析科技论文的收录索引情况,使用量化指标评估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的研究实绩。在这个指挥棒作用下,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领域的学者已经形成了将论文优先投到SCI期刊的惯例。在《再不盯着这些期刊,你就要落伍了》一文中,发表记提到,科技部、教育部等部委年后出台的两份重磅文件,正是要破除三十余年来逐渐形成的“唯SCI倾向”积弊,重构科技评价体系。

与自然科学研究领域的情况不同,长期以来,社会科学研究领域的成果仍以在国内中文期刊发表为主流。受限于研究范式、语言写作、发表周期等各方面的因素,早年只有极少数学者有能力在SSCI期刊发表论文。中国学者在SSCI期刊发文量的实质性增长也只是近年来才出现的情况。尽管在SSCI期刊发论文已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神圣,但不同学科领域SSCI期刊的发表难度确实大相径庭、甚至说有天壤之别也不为过。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如果社会科学领域普遍强调在SSCI期刊发表论文,那将是十分不合理的。

分学科领域分析SSCI期刊论文的发表难度,可以从需求和供给两个角度去看待。在需求端,投稿人数量和人均创作量决定了一个领域SSCI期刊面对的发表需求,但这两个信息很难掌握;在供给端,期刊数量和刊均发文量决定了一个领域SSCI期刊的的版面供应状况。

众所周知,发表论文并不完全取决于实力,运气也很重要,那么,本学科领域的期刊数量越多,在陷入“屡投屡拒”境地时可以选择的“下家”就越多,特别是那些刊均发文量较大的期刊,很有可能成为满含心血的成果的最终去处。

各学科领域SSCI期刊数量和发文量排行

根据最新的JCR(Journal Citation Reports)报告,发表记统计整理了各学科领域SSCI期刊的数量和发文情况。首先需要说明两点:(1)由于众多期刊同时属于两个或两个以上学科领域,表中各学科领域期刊数量之和远超实际的期刊总量;(2)发文量数据仅统计article和review两种类型文章。

对于ssci期刊的发表难易度,你这么看?

从表中可以看出,仅从期刊绝对数量而言,经济学、教育学、管理学等是其中的大户,这点和CSSCI期刊的构成非常接近,但由于这些期刊的平均年发文量并不高,仅在50篇左右,因此仍有很高的发表难度。

从刊均发文量来看,绿色和可持续科技领域傲视群雄,但这其实是靠某刊一己之力达成的(有的读者应该已经猜到了是哪一个);在关注议题上与该领域极为接近的环境研究领域也有很高的刊均年发文量,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解释为何国内资源环境领域的学者近年来的SSCI发表成绩如此亮眼。

此外,公共卫生、社会医学这种并未出现在CSSCI期刊分类中的学科领域,实际上有很多的SSCI期刊,并且刊均年发文量也排在前列。类似的还有心理学,尽管CSSCI中的心理学期刊寥寥无几,但SSCI中与心理学直接相关的学科领域就多达10个,有着众多的期刊可以接收各类心理学研究成果。

最后,和平常的感觉相一致,语言学、法学、历史学等传统的人文社科领域,尽管期刊的数量并不少(这些学科还有一部分期刊是被AHCI收录),但每年不足30篇的刊均发文量以及漫长的审稿周期,意味着在这些领域的SSCI期刊发表论文,有极高的难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