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论文标题你是否有过?

不知道在写论文是,你的标题是否有”XX现状或者对策和研究“?那你知道这类标题中有什么需要探讨的吗?

这些论文标题你是否有过?

对于任何经历过规范学术训练的人而言,这个问题很显然是一个无需讨论的伪问题。但是,在最近的硕士学位论文盲审和答辩工作中,我发现了不少“XX现状和对策研究”(以下简称现状对策研究)或与其类似的题目。本以为这种上坟烧报纸——糊弄鬼的选题是某些学科本科生毕业论文选题中的专利,不曾想很多诸如此类的选题居然出现在硕士毕业论文中,居然能送出外审,甚至有些还可以堂而皇之地参与答辩。这种“现状”不能不令人深表遗憾。看来这个话题还是有必要聊一下。

那么,为什么说现状对策研究是糟糕的选题呢?接下来我想谈谈我的几点理由与观者交流探讨。

首先,所谓现状,指的是所称事物当前所处的状态和情势。不难理解,状态和情势都是外延小内涵大的概念。正因为如此,无论我们研究的核心topic是什么,有多么小(这个大小极具相对性),一旦你确定要做所谓的现状对策研究,整个研究的论域实则被无限放大了,给所谓的研究定下了一个天马行空的基调,做出来的研究只能是不知所云,大而不当,空洞无物。对此,我曾用日常生活中的经验解释我的第一个理由。比如,两个一段时间没有联系的熟人见面了,往往会问上一句“最近怎么样(即现状)?”。我们都知道,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废话”的确是人际交往中的破冰利器或者润滑剂,确有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但是如果学术研究做这种“废话”选题,那就非常不严谨,不科学了。因为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审视“最近怎么样?”这句话,那我们很容易会问一个问题,你问对方最近什么方面怎么样,比如是生活?还是工作?还是感情?还是其它?如果理性的逻辑思维来分析,这句话确实会让听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显而易见,这种不知所云的逻辑指引下的学术研究选题当然是个糟糕的选题。

其次,现状对策研究违背了学术研究选题讲究的“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基本原则。现状对策研究虽然能够从大处着眼,但这种研究不可能从小处着手,而必然是泛泛而谈。体育学者张力为(2016)曾从科学发展的角度明确地表达他对这种选题策略的否定态度。他认为,这(学术研究)就好比划龙舟,如果9人掌舵擂鼓( 做所谓的理论研究、发展研究、对策研究),1人划船(做实证研究)。如此,龙舟会如何前进?如此,体育社会科学如何前进?在连续的排比设问之后,他甚至呼吁,应当遏制体育社会科学空泛化的倾向,将课题做小、做深、做实。张文紧接着引述的杨振宁的一段话也是意味深长,对我们反思诸如“现状对策研究”之类的选题为什么不是好的选题,亦有深刻启发。杨振宁说,费米(李政道的博导,也是杨的老师,笔者注)觉得大题目、小题目都可以想,可以做,不过多数的时候应该做小题目。如果一个人专门做大题目的话,成功的可能很小,而得精神病的可能很大。做了很多的小题目以后有一个好处,因为从各种不同的题目里头可以汲取不同的经验,那么,有一天他把这些经验积在一起,常常可以解决一些本来不能解决的问题(引自:张力为.扪心五问:体育科学研究的选题[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6年第5期)。从上述学界专家和科学家的观点来看,无论是在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领域中,现状对策研究都是大而不当的、糟糕的选题。

再次,既然是学术研究,理当尽力体现学理性和专业性,这应该是学术研究的基本要求。一方面,在最直观的层面上,无论是现状,还是对策,这些关键词本身毫无专业性可言,也就是缺乏学理性和专业性。如前文述及,现状对策研究实际潜隐着一个面面俱到的逻辑假设,这势必导致研究淡化了理论遑论建构理论的“空泛化”结局,进而使得研究的学理性和专业性甚微或乌有。另一方面,从学术研究的发展看,学术研究应该是推进某个学科、专业、主题的核心问题研究发展棘轮的。因此,无论是所谓的单项研究还是连续研究,面面俱到的研究不仅无法解决关键问题,而且无法和前人的研究形成传承,并发挥学术研究本应具备的学术推进的作用和价值(这也是文化学上讲的棘轮效应之一)。如果既无理论建构,又不能推动理论发展,这样的研究选题当然不可能是好的选题了。

最后,我们认为现状对策研究是糟糕的选题,还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就是,这种题目在表述本身上就存在逻辑矛盾。我们知道,一般所谓的对策(对治之策)对应的应该是存在的问题,也就是说,有问题才会有对治。前文已界定了,现状是指这个XX的“状态和情势”,它既可能有消极的或糟糕的状态和情势,即,发展态势不好,存在的问题;也可能有积极的、良好的状态和情势,也即,发展态势良好,不存在问题。如果是前者,逻辑上还能行的通。如果是后者,那我们谈何对治?又对治什么?易言之,如果现状没问题,何来对治呢?这就存在显然的逻辑矛盾!试想,一个在文字表述上都存在逻辑矛盾硬的伤选题可能是个好的选题吗?

当然,对于杂文、咨询报告、政研报告等文体而言,这种题目还是可以写的,毕竟这类文体相较学术论文(当然包括学位)而言,其学术性和科学性上的要求低得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