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与论文的两者关系

科研与论文两者相辅相成,那其中又包括哪些关系呢?

科研与论文的两者关系

论文与科研的关系其实很简单。但由于如今论文被赋予太多的功能、太多的名利捆绑,论文与科研的关系已变得复杂、模糊。因而有必要理顺论文与科研的朴素关系。明确、把握二者之间的朴素关系,对于当下破“四唯”、破“唯SCI论文”很重要。

首先,论文是科研的真实记录。科研是人类认识物质世界客观规律的智力劳动。要认识客观物质世界,首先就要感知并记录客观事实,获取科研思维的基础素材,进而通过脑力加工分析,形成科学认识。这个过程就是追求真理的过程。因此,记录的事实是否客观、是否可靠、是否准确,决定所得认识是否有科学性、是否能逼近真理。因此,科研记录必须要求是严格的真实记录。这就要求科研工作者更要严肃、认真、诚实、守信,而容不得半点马虎。因为任何假的记录、编造的记录、不客观的记录、不准确的记录所得到的素材,都可能导致谬误。从而违背科研的初衷、背离科研的基本要求。论文则以记录客观现象,认知客观规律为基础而形成。因此,科研论文是十分严肃的,是严谨、认真、求实的工作,是科研工作的组成部分。

另一方面,论文本身是科研的真实记录,包括方法、过程、结果。但论文不同于野外记录、实验笔记、科研报告、实验报告等,科研论文在阐述记录现象,分析问题的同时,更强调综合思维和理论分析,通过归纳、综合、概括,进行认识上的提升和创新,形成科学认识。因此,论文严格遵守Data-support的逻辑分析规则和推理原则。这是科研论文需要真实记录的真正目的和基本要求。如果资料造假、或者抄袭、或者计算机合成等,都是违规的,是不能进行Data-support的逻辑分析的,其发表的论文不但没有价值,而且危害科研、危害学术,是科研不端行为,是要惩罚的。因为科研活动得到的认识,要经得起检验、要能够重复。这就是论文与科研最原始、最朴素的关系。

其次,论文是科研成果交流的方式。人类对客观物质世界的认识如同“瞎子摸象”,很难一时完整把握客观事物的全貌。因此,科研工作得到的理论认识需要得到检验和学术共同体的认同。为此,学术界通过现场考察、学术会议、学术报告、论文等各种形式来达到目的。其中,论文发表就是最重要的交流方式。实现科研成果的交流是论文诞生那天起所承载的基本功能,它不是为了晋升职称、不是为了物质奖励、不是为了学位和帽子、不是盼着影响因子和分区,更不为了把科研工作者分成三六九等。我想,那个久远时候、那些久远的年月,这些的这些都没有。这就是论文与科研的朴素关系。

然而,这些久远的论文属性,已经永久地留在了历史的长河。那样一种纯净的科研环境、自由的学术生态,在人们追寻、竞争的扑扑风影中永久地留在了历史的彼岸。但是,论文与科研的这种朴素关系何曾可以改变!

论文不是科研的全部。科技期刊的发展,对录用论文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严格。很多情况下,论文由于受篇幅等各种因素限制,它只是科研工作的某个认识、某个创新点等的总结和提升。科研报告、面面俱到的论文很难有“市场”。所以很多情况下,论文它不是科研的全部,更不是科研成果的全部。论文其实只是科研的“副产品”,它不能与科研成果画等号。可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却在现实中被轻轻地无视,以致“为论文科研”和“一切为论文”等现象散布于周边,令人浮尘繁纷、眼花缭乱。

“为论文科研”就是为发论文而科研。因为论文被捧上“神坛”,成为衡量学术水平的重要标杆、晋升职称的敲门砖、获得科研奖励的凭据等等,使得科研演变成以发表论文为最高、最终追求。本人曾评阅一篇投稿到国外某权威刊物、研究某河流沉积物重金属污染的稿件。稿件提供的信息显示其研究工作得到三个国家级课题的资助,推测研究总经费数百万以上。可是文章提供的数据资料是16个沉积物采样点16件沉积物样品的6种重金属含量分析结果,外加1个样品的BCR逐级分离分析结果。我想,如果不是只追求发论文,而是追求解决具体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其所做的工作肯定不会局限于16个样品。也许作者还有其他资料未纳入该稿件,但从投稿选择的专业期刊(档次)看,不会是这样。而应是作者认为有这样数据资料,文章就可以在该刊物发表了,因为他们在稿件中反复强调其工作为“首次”。笔者认为这就是典型的“为论文科研”的科研。应该说,只有好的科研才有好的论文。“为论文科研”就难于做到这一点。这也是当下破“四唯”中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

“一切为论文”的现象就更加普遍。学科建设、人才引进、帽子岗位设计,甚至研究生招生,可能都是为了论文。这是极不正常的。但这不是一线教师、科研人员的原因,这是指挥棒的结果。因此,有必要重温论文与科研的朴素关系。不要破除一个旧的“四唯”又立起一个新的“四唯”或者“四重”。我劝天公重抖擞,不失大方又脱洒。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