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呼吁:高度警惕“德尔塔”变异毒株

当地时间25日,世卫组织举行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德尔塔(Delta)变异株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易传播的新冠病毒变异株,该变异株正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迅速传播。

谭德塞强调,未来还会出现新的变异株,病毒会进化,但可以通过遏制病毒传播来防止新变异株的出现。

这次在广东多地引发本土疫情的德尔塔变异毒株,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流行。面对德尔塔变异毒株具有的传播力强、潜伏期短等特点,现有疫苗的保护作用是否有所下降?

钟南山呼吁:高度警惕“德尔塔”变异毒株

近日,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德尔塔”(Delta)引发了全球多个国家的关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 6 月 21 日在日内瓦总部表示,该毒株目前已扩散至 92 个国家和地区。随后,欧洲疾控中心(ECDC)警告,到今年 8 月末,德尔塔将成为欧洲流行的主要毒株,感染 90% 以上的新增病例。

多方报道指出,德尔塔毒株传播能力更强,致病性也可能有所增强,表现为有症状感染的比例增加、患者症状更为严重。并且在全球范围看来,青少年感染者的比例似乎有所上升。为防范该毒株的传播,英国政府此前宣布将“解封”时间从原定的 6 月 21 日推迟到 7 月 19 日。欧洲多国则呼吁大众加紧接种疫苗,尤其是之前仅接种了一剂疫苗的人群。

“‘德尔塔’毒株将使疫情进入一个危险的新阶段,”《科学》新闻(Science News)报道称。

“德尔塔”毒株(B.1.617.2)于 2020 年 10 月在印度被发现。今年 4 月底,印度第二波疫情达到高峰,单日新增病例数超过 30 万,其中该毒株占比最高。在英国,“德尔塔”毒株引发的感染占比已经超过了新增病例的 90%。在美国,从 6 月 8 日到 22 日,“德尔塔”毒株在新增新冠感染病例中所占比例从 6% 增长到 20%。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将该毒株称为“美国消除境内新冠疫情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即使和早先被认为非常危险的“阿尔法”(Alpha)毒株(最先在英国发现的 B.1.1.7 突变株)相比,“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也十分惊人,并且被认为更有可能发生免疫逃逸,感染已接种疫苗的人群或痊愈新冠患者。学界估计“阿尔法”毒株发生突变后传染性增强了 40% 到 60%,但是和它相比,“德尔塔”毒株的传染性“大约要高出 50% 到 100%”,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传染病流行病学副教授 Adam Kucharski 说。

科学家目前仍未完全理解让“德尔塔”毒株变得更加危险的具体机制,而其他一些流行毒株也引发了担忧。近日,印度政府宣布将“德尔塔”毒株突变产生的“德尔塔+”(AY.1)从“值得关注的变异株”(variant of interest)升级为“值得关切的变异株”(variant of concern)。这一毒株从“德尔塔”突变而来,在今年 4 月被发现。据报道,截至 6 月 23 日,印度全国已报告 40 例“德尔塔+”感染病例,该毒株已蔓延至全球共 11 个国家。

“德尔塔+”与首先在南非发现的“贝塔”毒株(Beta,即 B.1.351)同样携带有名为 K417N 的棘突蛋白突变。这种突变结合“德尔塔”毒株的其他现有特征,可能会使病毒具备更强的传染性。但多名科学家认为,印度政府将其“升级”的决策缺乏证据支持,目前仍然没有足够的生物学研究和临床数据来评估它的影响。

在地球的另一端,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南美洲流行的“伽马”毒株(Gamma,即 P.1)。目前它已成为阿根廷最常见的毒株,占到新增病例的 41%。分析表明,入境阿根廷后检出新冠阳性的人群大多携带着一毒株,这些旅客主要来则墨西哥、巴西等南美洲国家。巴西研究者估计,该毒株的传染性是其他毒株的 1.4 到 2.2 倍;另一项同样来自巴西的研究报告,感染该毒株的患者体内病毒载量水平高达其他患者的 10 倍。

巴西单日新增病例连日居高不下,累计病例数超过 1800 万。而在总人口数量 4500 万的阿根廷,累计病例数已接近 450 万,死亡病例接近 10 万。

现有数据显示,多数疫苗对新冠病毒的突变体仍有较好的保护效果,尤其在减少重症和死亡方面。接种疫苗还可能减少病毒传播,也就是说即使有人接种疫苗后仍然染病,他们也较不容易将病毒传播给他人。

“德尔塔”毒株流行的英国可以提供这方面的真实世界数据。根据苏格兰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Scotland)在《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的统计报告,在接种第二针新冠疫苗 2 周后,辉瑞(Pfizer)/BioNTech 疫苗对“阿尔法”毒株的有效率为 92%,对“德尔塔”毒株的有效率为 79%;牛津/阿斯利康对两种毒株的有效率分别为 73% 和 60%。

并且,大量数据显示新冠疫苗在降低重症发生率和死亡率方面有较好的效果。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冯子健近日在《新闻 1+1》节目中介绍,尽管中国的两种灭活疫苗对“德尔塔”毒株的中和效率有所下降,但仍有保护效果,“比如在这次广东的疫情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就是但凡打过疫苗的感染者,都没有发生重症,换句话说,发生重症的这些感染者,都没打过疫苗,所以我们的疫苗对预防重症是非常有效的。”钟南山院士 6 月 25 日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也表示,根据实验室资料和近期广州疫情数据,国内常用的病毒灭活疫苗“对感染有 60% 以上的保护作用,对重症有接近 80% 的保护作用”,并呼吁对老年人和儿童加强接种。

推进疫苗接种仍然是当务之急。且有研究表明,新冠康复者再接种一剂疫苗可以获得较好的保护效果。多个国家呼吁仅接种了一剂疫苗的国民尽快接种第二剂。接种疫苗加强针的讨论也被提上日程,即在完成原定接种次数后额外接种一剂。一些疫苗厂商也已经在国外启动临床试验,研究接种疫苗加强针的免疫效果。在中国,多位专家表示,可以在大部分人群完成全程免疫之后,考虑接种加强针。

未来还可能出现更危险的变异株吗?有观点认为,新冠病毒可能很快就会达到它的适应性峰值(peak fitness)。《自然》(Nature)6 月 21 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病毒突变不可能无限累积,到达某个临界点后,病毒的传播力将将达到最大,新增的突变将无法为它带来更多的优势。这时,病毒的性质将稳定下来,这个“最终版本”毒株将成为主流,仅偶尔发生较小的突变。但该研究同时强调,需要密切关注那些会引发突破性感染的毒株,即能够感染已经接种疫苗的人群的毒株,并有针对性地改进疫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