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12月11日23时59分

中国知网官方微信公众号(CNKI知网)

发布了一条题为

《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公告》的推文

似变相在对知网论文查重收费高

“学子苦知网久矣”进行回应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中国知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深夜发布公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89岁退休教授赵德馨状告中国知网侵权胜诉获赔70多万元,他的100多篇文章后被中国知网下架,此事经长江日报率先报道后,在全国引发广泛关注。

12月9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刊发的“人民锐评”指出:“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类似知网这样的平台一直存在争议。从论文查重高收费,到作者下载自己论文被收钱;从低价甚至不花钱就能收录学术文章,到用户下载时却标上高价等等。”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部分网友留言截图

“论文查重高收费”让不少高校学子难以承受。“查重费用真贵得离谱”“论文查重真的太贵了”“学子苦知网久矣”“中华学子苦知网久矣”“天下苦知网久矣”等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人民网、长江日报、九派新闻等客户端、微博、微信公众号平台上的网友留言获得较高点赞。

10日晚,中国知网运营方《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针对“赵德馨教授起诉中国知网获赔”作出公开回应。

知网:从未对个人提供过论文查重服务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推文截图

11日上午,北京日报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知网道歉”连上4个热搜,然而网友不买账——》的推文:有学生表示,除了学校提供给毕业生一次免费论文查重的机会,“为什么自己查重要收费?”

一直关注此事的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鹏教授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中国知网600余字的回应内容没有解答网友最关心的话题,“如何向作者支付稿费?”“知网的公益属性如何实现?”知网没有回答。中国知网的运营应更加透明化、公益化和公众化,“知网的运营成本是多少?收益是多少?利润是否合理?是否存在暴利?这些都可以向公众说明,接受大众的监督”。

对于中国知网的回应,作为首篇被引过万中文期刊论文的作者,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温忠麟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网应拿出更诚恳的态度和举措。作为一名大学老师,他希望中国知网针对毕业论文查重费用能够大幅降下来,为学生减轻负担。

长江日报记者注意到,11日深夜中国知网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的通告,由一份声明和两份通告组成,落款日期分别是2019年3月、2020年4月7日和2021年6月16日。

中国知网的这3份通告都在表达同一个问题:知网的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一直仅向机构提供服务,且只允许检测本单位论文,知网从不向任何个人销售学术不端检测服务,网络上销售的知网的学术不端检测系统均是通过非法或者侵权手段获得的。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通告截图

这条深夜发布的推文,还附了一条媒体报道的视频,中国知网相关负责人还出镜进行了解释。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学子苦知网久矣”!这条通告是知网的对其回应吗?
视频截图

如果中国知网从未对个人提供过论文查重服务,那么网上收费的论文查重又是怎么来的呢?中国知网在其中一份通告中说:“网络监测数据与调查结果显示,不法分子主要利用合法使用机构管理漏洞和个别管理人员非法倒卖等途径盗用或窃取账号而大肆牟利。”

这算是中国知网针对互联网上知网论文查重收费高、“学子苦知网久矣”等声音进行的回应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