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7日下午,疑似复旦大学发生一起数学科学学院青年教师持刀捅死学院党委书记的暴力犯罪案件。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根据警方的通报,犯罪嫌疑人为39岁的姜某,被害人为49岁的王某。120经现场确认,被害人已经当场死亡。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至于作案的原因,姜某自述系因“工作关系对被害人怀恨在心”。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根据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讯息,姜某疑似因科研考核不达标,面临被学院解聘的绝境,在学院党委书记当面向其宣布解聘决定时突然发难,杀害了该书记。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但也有网友提出了不同的故事版本: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与此同时,疑似犯罪嫌疑人姜某的部分学经历也在网络上疯传:

姜某,2004年复旦大学数学与应用数学学士,2009年美国Rutgers University统计学博士,2009至2011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兴趣:非参数经验贝叶斯、非参数回归、变量选取、多重假设检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NSFC-11201327(2013.1-2015.12)和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BK2012176(2012.7-2015.6)负责人。项目名称:高维数据的非参数经验贝叶斯方法。

7日傍晚,复旦大学官方网站一度无法登陆,提示原因为“系统维护”。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大好年华的海龟青年学者为什么杀人?真的是自身能力不行还是受到打压?具体案情不明。总之,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躺平放下做一个佛系青年。

现姜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此事一经曝出,很多网友表示,高校的考核任务太过严厉。而与此同时,“非升即走”,则再次引发学术界的热议。

复旦大学教授被害细节,进行详细还原

对于“非升即走”,20年来一直争议不断。从清华大学部分院系试点“非升即走”,我国许多高等学校在人事改革过程中引入了“非升即走”制度,将其作为教师聘用合同解除的条件。

中国农业大学是为数不多未实施“非升即走”的双一流高校。对于未实施“非升即走”一事,时任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曾撰文分析了“非升即走”制度的利弊与国内推行的顾虑。

“非升即走”制,来源自北美的Tenure Track,即终身教职制。

“非升即走”制度的引进初衷是好的。“非升即走”可以为学校剔除不作为的教师,并通过绩效考核的方式,激励青年学者进行成果产出。然而,在实施的过程中,很多时候会因未达到高校和教师双方权益的平衡,而引发诸多争议。

很多时候,高校职称晋升的标准比较难把握。一是评审过程不严谨,评价标准 “一刀切”。二是科研成果评价细化分类不足,对教师的多元评价机制还不成熟。

此外,一些高校引才承诺往往无法如实兑现或者需要延期兑现。而且,很多配套保障跟不上现实需要。

2016年,中山大学教师李思涯因为错过了“升”的机会,对学院院长甘阳暴力相向,一场争论在中山大学礼堂里演变为暴力事件。
2018年,武汉大学因预聘制首个聘期晋升副教授的通过率不高,再次引发网络热议。

为了保饭碗、争待遇,很多青年教师会将主要精力投入在科研工作中,有些人甚至不惜代价,拼命发文章、拿项目。

早在2018年,在阎光才的《学术职业压力与教师行动取向的制度效应》一篇文章中就提到,研究型的大学教师在工作日平均每天工作9.43小时,周末每天工作6小时左右。

高校类似凶杀案

这并不是第一起

就在2020年7月份,也曾发生过一起类似的高校凶杀案。

2020年7月28日,云南昭通学院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主持行政工作的副院长吴某兰在前往学校上班的途中,被付某柏(男,53岁,系昭通学院副教授)残忍杀害,因公殉职,享年56岁。

据受害者儿子秦某描述,付某柏与其母亲的过节,很有可能和评级一事有关。

案发前付某柏为副教授,想评正教授,但早在2004年,秦某父亲和付某柏共事的时候,付某柏曾让秦某父亲给他开一个假的在岗证明,秦某父亲拒绝了他,因此遭到付某柏殴打。

“这次职称评定,可能他觉得,因为很多年前他打过我爸爸,所以我妈妈没让他过。但其实他根本就不具备评高级职称的资格,长期不在岗的人,评定资格都没有,整个院里边大家做的民意调查都是不让他通过的。”

秦某还称,付某柏的供述里说他为了评正教授找了某个校领导,然后校领导跟说他没有评上。所以因此动了杀心。

2021年2月5日,该案一审开庭,被害人儿子秦某表示他的诉求是希望判死刑,立即执行。

从近年来关于“非升即走”的争论中可以看出,高校在职称晋升和科研成果评价、科研与评价导向、制度设计与配套保障等方面暴露出来的问题,值得深思。

不过,即便是我们觉得“非升即走”可能存在某种问题,但是人生的选择是多样的。很多时候,退一步则海阔天空。通往罗马的路不止一条,有时候“退”,亦是“进”。

如果无法承担巨大的工作压力,可以选择尝试其他的道路。若是一个人采用极端行为伤害他人生命,则不但对改善现状没有任何帮助,而且会断送自己的前途命运,对社会也有不好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