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科技部曾经通报几起重磅举报的调查结果,其中多人都涉及到一个问题:“数据不实/误用”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近日,这一问题也发生在了,前段时间一直处在舆论中心的张文宏身上:

2014年7月,赵静第一作者,张颖和张文宏共同担任通讯作者,在期刊DNA and Cell Biology发表了论文;

2021年8月,读者在Pubpeer上发文质疑此论文存在复用;

2021年10月6日,期刊 DNA and Cell Biology 正式对该论文作出撤稿处理。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01

撤稿风波:赵静正面回应误用

该论文第一作者为赵静(Jing Zhao)博士,通讯作者为张颖,共同通讯作者为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撤稿事宜,还原事件过程,以下为回应内容:

赵静曾在华山医院感染科有过博士后工作经历,在此期间,于 2014 年以第一作者在 DNA and Cell Biology 期刊上曾发表该论文。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今年 8 月,第一作者赵静接到一名读者信息指出,该文章 Fig.2F 的 HBx+si-1 与其中 Ctr 数据显示可能来自同一样本。课题组立即召集曾经在华山感染科工作过的第一作者赵静找出原始数据核实。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ctr 为对照组,HBX+SI-1 是处理后的样本组

(图源:pubpeer )

作者在 8 月 19 日联系主编,将误用一张情况进行报告,表示可能拍照时较多,有几张在命名和保存时不小心发生混淆,导致 1 张使用中出现混淆。

同时表示,将马上用重复实验进行验证,按照论文发表勘误常规提供原始,勘误原。

期刊编辑回复称:待发回正确的后,将进行勘误说明。

研究团队为保证研究的可靠性,请第一作者重复进行了实验,研究者用原先实验留存的质粒、siRNA 和细胞系,并用新的试剂对该实验进行了重复,结果与之前结论一致。

随后,作者将原始的和新的重复实验结果的一起于 8 月 25 日发给期刊主编和编辑,供对方再次评估和勘误使用。

杂志社最终选择新的重复的实验结果,并于 9 月 27 日在杂志官网发表勘误说明。

10 月 6 日,杂志社在杂志官网发表撤稿声明,依据 2021 年 9 月 9 日开始征求的意见(征求意见截止时间为 2021 年 10 月 31 日)的 STM 工作组指南,当中指出不允许用后来重复实验的用于勘误原误用,因此决定在发表勘误说明后,再予以撤稿。

当前,研究团队表示将就以上情况继续与期刊编辑部保持沟通,以确保发表论文的正确性,同时维护研究团队的合法权益。

02

期刊出手:数据没造假也不行

10月6日,在Retraction Watch官网出现一篇 被撤稿 文章, 题为 “LncRNA SNHG16通过调节miR-490/PCBP2轴促进胶质瘤细胞的增殖和侵袭迁移” 的文章(最新IF=3.099),来自中山大学第五附属医院神经外科Yiping Wang教授的团队。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作者针对质疑进行回复,第一次回复表示:论文研究中的Western blot实验是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测试的。目前已有同行发现该公司伪造实验报告。联系该公司后,他们无法提供原始图像。经核实,公司提供的数据真实性存在问题。鉴于本文存在的问题,所有作者均已讨论并同意撤回论文。”

第二次回复称:所谓的“第三方公司”,经过进一步调查其实是个人。由于个人原因,以前的实验数据丢失,无法提供原始数据,不能保证该人提供数据的真实性。一些成员正在考虑再次重复这个实验,但是没有办法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重复。因此,经过认真讨论决定撤稿。

“虽然说对不起永远不会太晚,但有时道歉比保持沉默还要糟糕。”

随后该期刊回应,由于第三方提交的材料违反了期刊的标准协议,被视为违反科学出版的严格标准。Cancer Biotherapy and Radiopharmaceuticals的编辑和出版商致力于保存其所服务的科学文献和社区,并且不容忍任何违反科学学术不端的行为。因此, 正式撤回了这篇文章。

03

数据不实,误用的3大类型

一、清白无辜型(可接受的调整)

1.重复使用:最常见的是多个实验使用同一个对照样品,用的一张,这通常被可接受,尤其是多个实验是在同一批次完成的情况下。因为这种误用基本不会影响对实验结果的解读。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2.调整亮度/对比度:如果调整之后没有使中原本存在的元素消失,只是变得不那么明显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比如下图B中从1到2的调整,所有条带仍然可见。由2到3的调整就过界了,因为一些条带消失了,会影响读者对结果的理解和判断。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二、狡辩过关型(可以冒充“误用“的类型)

这种主要是拼接:同一张,改名换姓之后拼接到别的实验图里。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比如上图中红框里面的条带,反复出现在不同的样品结果中。这种情况很多作者都会选择“误用”这个绝佳的借口,因为别人很难证明你是故意的。

三、明知故犯型

1.减法:使用Photoshop中的“橡皮图章”或“克隆图章”工具来清除图像中不需要的背景,其实看似背景带或污染的东西实际上可能是有价值的。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2.加法:加入不存在的元素。比如下面这张图,A中的lane 3做的是减法,B里则做了加法。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3.乘法:中的各个部分被切割出来,然后重新排列组合,这种方式多见于显微镜或者流式细胞分选的,比如下面两张图。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数据没造假也不行!张文宏/赵静正面回应被撤稿!

根据以上的例子,一条准则可以帮助我们判断学术不端,就是你对做手脚的范围有多大,你PS的范围越小,距离学术不端越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